主页 > Y优生活 >Cousins违背薪资道德?!跟随着詹皇,他成为送经济学家进 >


Cousins违背薪资道德?!跟随着詹皇,他成为送经济学家进

在2011年联盟停罢之后,劳方以几乎大获全胜的姿态结束了谈判,签订新的劳资协议,迷你中产问世。2014年LeBron重回骑士,2016年夏天Durant步LeBron后尘,又一次球员的自主意识主导联盟新格局形成。同年劳方又一次在新一轮劳资协议修改中大获全胜,指定老将条款问世、底薪增长、各级别中产特例增长。

资方并非没有过度谋划这一切,11年他们提出了超级奢侈税的条款,为的是限制超级球队(主要目标是LeBron当时的热火)的统治。16年他们进一步提升配合角色球员的薪资类别的金额,也是为了提高超级球队的补强难度和代价。就在这5年间,LeBron又做了一次先驱,连续两年1+1签约,既可以符合Larry Bird条款,又可以掌握自己未来走向的主导权,以及三巨头降薪。

资方在16年并未对这些事太在意,或者说即便在意,他们也没想到这些小细节会在之后的连锁反应中有如此重要的地位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他们看出端倪,也不敢贸然行事,2016-17赛季,9年240亿新转播合约正式执行,没有人愿意在那个当下停摆。LeBron又赢了。而Durant也学到了这一切。

同样学了一手的,还有一堆对总冠军朝思暮想的低薪球员们,他们还能餬口饭吃,而他们也意识到了两件事的重要性。第一,他们看到了通往总冠军的捷径,第二,让他们选择这条捷径的代价变小。

如果时间停留在2016年夏天,LeBron引领的这次劳资双方沟通权利的变革,堪称完美。可和所有种了树的前人一样,最终乘凉还是后人享受的多。精明如LeBron,也逃脱不了被反咬一口。

新转播合约导致薪资空间暴涨,Durant和勇士制服组把1+1和降薪乱搞了一年又一年,连续两年总冠军赛击败LeBron拿下总冠军。直到今夏LeBron独自去了湖人,Cousins以一笔老将底薪加盟勇士,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稻草。

LeBron并不是那只骆驼,NBA联盟的劳资沟通权利才是。作为球迷你有无数个理由可以讨厌LeBron,但如今每一个在NBA能签下合约的人,都要感谢LeBron当年那句「Not one, not two, not three」。因为他,每一个球员都多赚钱了,即使不仅是他。LeBron拼命想超越前人的心,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。可哪怕LeBron今后一冠难求,他对于这个时代的伟大意义,也早已超乎篮球界的範围。

​凭心而论,LeBron最合乎「理性人」的假设,他也基本实现了Adam Smith经济学家对于经济市场最完美的假想,商品的价值,完全交给市场去决定,政权不要轻易干预,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意志,自由地进行经济活动,那「看不见的手」,会把一切利己所形成的秩序,变成社会的善果。

在NBA这个社会,球员既是商品本身,也是进行掌控金钱的人。资方,就是政权。善果,就是想赚钱,想拿冠军。

直到Cousins的出现,用最毫无拘束最自我的意志,打乱了Adam Smith的经济改念,资方彻底失控了。与之相对的,便是2011年阻止Chris Paul进行交易的David Stern,一个NBA版凯恩斯主义的实行者。

​无论是Adam Smith,还是他曾经的崇拜者Keynesian economics,都没有预料到后来一种名为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流派会兴起。在奉行一分钱一分货原则的NBA世界里,强者愈强,弱者愈弱,成了普遍现象。若不是运动寿命的限制,可能至今NBA还是被这样可怕的景况所笼罩。

Cousins违背薪资道德?!跟随着詹皇,他成为送经济学家进

虽然NBA通过选秀和人员流动试图抑制这个热潮,但实际上,真正能导致这一切有所改变,实在可遇不可求。以前资方还和能与NBA合作,一起创造种种限制。现如今,劳方言语权的强势,已经诱发了一个循环,越强的球队越赚钱,越捨得花钱,变得更强,更赚钱、更捨得花钱。1.5亿的奢侈税近在眼前,2亿也近了,不算什幺吧?

Cousins一边装作遵行Smith老先生的经济理念,一边快速浏览着社群网站和论坛,歪着嘴说:「你看,他们都在骂我,诅咒我明年拿不了总冠军呢!」Smith对眼前发生的事情细细端详,想了想说出一句:「为什幺?」

Cousins瞇着眼,略显嘲讽的笑笑说:「因为,他们嫉妒我的自由。」

Smith老先生突然灵光一现,想说却没把话说出。然后,他低声呢喃了一句:「8年前,也有人跟我说过这句话……」​​​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